您好,歡迎訪問旌德文明網、旌德新聞網
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旌德在外成功創業者 崔巍

日期:2015-02-16 09:08  發布:旌德文明網·旌德新聞網


 



  崔巍 1983年09月15日出生于安徽旌德,中歐國際商學院E-MBA
  現任:香港錦和實業集團副總裁、成都盛世錦和餐飲管理公司營銷總裁。
  主營業務:房地產開發管理,餐飲管理,酒店管理,資產運投。
  2014年12月,他策劃的成都市旗下火鍋店宴請180名環衛工人在網絡爆紅,并上了46個主流媒體,引發3億粉絲關注。




 

成都火鍋店閉門謝客 宴請180位環衛工


   2014年12月4日中午,成都市區寒風料峭,而紫竹南二街一家火鍋店里卻熱火朝天,歡笑聲此起彼伏,180名環衛工們聚集在此正開心地燙著免費火鍋。他們并非公司聚餐,也非私人聚會,而是受店老板的一次特意宴請。(12月5日人民網)

 這一事件被數家媒體轉載或報道,引發了社會的強烈反響。許多網友紛紛跟帖發表自己的看法和觀點,有對該火鍋店主這一善舉給予點贊的,有呼吁社會更多階層合力來關注環衛工人的,也有少部分網友說這就是一種炒作、作秀。點贊也好、呼吁也好、作秀也罷,都代表網友的一種態度、觀念。在這里,我們就來說說環衛工人這個特殊的勞動群體和宴請他們的火鍋店主這一善舉。

 首先,我們先來說說環衛工人這個特殊的群體。白天,他們穿梭于街頭巷尾,對城市各個路段、角落實施常態化保潔。喧囂過后的夜幕里,環衛工人卻在夜色中清掃著各個角落的垃圾,以便大家第二天能有一個清潔的工作生活環境。正是這樣一群被贊譽為“城市黃玫瑰”、“馬路天使”和“城市美容師”的默默付出與堅守,才有了我們干凈整潔的城市環境。

 然而,他們的工作生活條件卻并不一定被社會普遍所知曉和關注。縱觀各地的環衛工人,幾乎都有一系列共性的問題或特征:他們工作時間長,工資卻基本處于當地最低工資水平,面對高昂的住房價格和醫療費用,他們時常是無助和嘆息;他們大多數生活水平低,居住條件差,卻無力有效改善自己的生活條件;他們工作環境差,時有中暑、摔傷、灰塵侵蝕、交通事故等威脅著他們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他們社會地位較低,時而遭人歧視、辱罵,甚至被毆打;他們教育水平普遍較低,法律意識、維權意識淡薄,有時自身的合法利益受到侵害也不知道怎么去維權,一肚子苦水找不到地方倒……

 就今年10至11月,全國各地就發生了多起令人痛心的環衛工人受辱、受傷,甚至死亡事件,留給人們的那份同情、心酸、惋惜和揪心總是久久揮之不去。10月18日,武漢市一環衛女工在制止車窗拋物時,被一坐在寶馬車里的男子連扇兩耳光。環衛女工面部紅腫并向警方報案。隨后武漢城管委向這名女工頒發了1000元“委屈獎”。 10月23日,49歲的廈門女環衛工祝水嬌,因為阻止行人亂扔垃圾被其打傷住進了醫院。面對有關部門的調查和媒體的采訪,她還替打人者說了句話:“年輕人比較沖動。”11月12日,武昌市一環衛女工李師傅在道路中間清掃垃圾時,被兩輛車先后撞擊,不幸身亡。倒地的該環衛女工手中,還攥著剛拾起的煙盒。11月14日,在哈爾濱市阿城區上京大街上,一名環衛工人在清掃積雪過程中滑倒,頭部出血過多而身亡。

 誠然,對于現實生活中環衛工人的各種辛苦、酸澀遠非三言兩語能夠概括得清楚的。也許大家已經習慣了每天一大早出門面對的就是一個干凈、整潔的城市,卻并沒有關注到靚麗整潔城市背后產生的過程。正是這些“黃衣天使”為了守護這份清潔,日復一日默默辛勞著。或許有人會問,我們到底能為他們做些什么呢?

 筆者認為,我們不妨多自問幾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問題,再自我對照一下,我們真正做到了那些!我們是否曾有過隨手將垃圾丟在地上的行為?或許那一刻你距離垃圾箱不過就是幾米之隔,但可曾想到你“節約”的幾步路,他們可能要多付出幾倍的辛勞來處理被你隨意丟下的垃圾;我們是否有將垃圾從車窗隨手就扔出去的習慣?卻很少想到他們可能要冒著生命危險去撿起被你丟下的“車窗垃圾”;我們在抱怨自己工資需要漲一漲的時候,是否又知道那份又臟又累的工作換來也就是一份微薄的薪水?所以,無論是出于對于環境的愛護,還是發自內心對環衛工人的關心。最起碼,當我們改掉各種亂扔垃圾的陋習養成良好的行為習慣,讓環境變得更加清潔時,環衛工人自然就會少一些辛勞,對他們的關注、關心、關愛就已經邁出了的實質性的第一步,而這恰恰又是所有人都能輕易就做到的。

 其次,從媒體刊載本次成都某火鍋店宴請180名環衛工人吃火鍋的9張照片中,我們不僅看到了熱氣騰騰的火鍋,更看到了一張張燦爛的笑容,席間火鍋店的服務員還與工人們共同舞起了“最炫民族風”,宛如一股暖流流淌于寒冬中。溫暖著他們的心的同時,也溫暖著億萬讀者的心。讓筆者頗為感動的是面對媒體記者的采訪,該店主說出了他的一份愧疚之意:“在店開業前,火鍋店曾印發了10多萬張傳單進行發放,有不少人看了后將傳單丟棄在城市街道上,給環衛個人們工作帶來了諸多不便,我也想借此機會表達我們的歉意。”

 筆者更認為,以往“做好事不留名”的理念確實應該更新,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做好事不留名是在推行無法實踐的道德標準,也可以說是一種錯誤的道德教化。做了好事而受表揚、獎勵是理所當然的,不應該去給那些做好事的人橫加一個“隱姓埋名”門檻。最起碼從傳播學的角度來看,做了好事留了名,至少有利于形成良好的“好人效應”。 讓我們看得見感知得到我們生活的這個社會增添了一種善舉,在我們生活周圍又多了一些好人,最終讓我們內心深處真切地感受到一種暖暖的感覺。

 一邊在倡導別人去做好事,又不讓人聲張,這是一個什么邏輯?什么心態?可以說這是一種不公平的心態,也是一種并不那么健康的心態。

  如把做好事和宣傳、傳播看成是兩件事。無論是做好事的本人還是發現、傳播好人好事的媒體。可以肯定的講,對于營造整個社會良好道德環境而言都是有功之臣。如果用建房子來比喻這個事情,做好事的人就好比建好了房屋的基礎,或是完成了房屋的主體框架結構。然后的宣傳、傳播環節就好比是內外裝修、粉刷之類的程序。兩者合力方能建造出一棟棟堅固而美麗的大廈。所以,兩者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的。

 要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就是要讓各種正義之光看得見,凡人善舉、見義勇為、扶貧濟困、友好互助等等都是需要輿論和物質的推動,也包括國家從制度層面上的推動。這樣才能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因為好人好事確實需要社會輿論的褒揚。畢竟,有回報的好人好事更能讓人持之以恒。

 我們不完全否認社會尚有冷漠的一面。但是,我們應該清楚地看到這種社會冷漠其實就是源自于一種不健康的冷漠社會價值觀,才使得各種拾金不昧、見義勇為、扶貧濟困、好人好報等社會價值主流地位受到不可忽視的沖擊。同時,我們也應該清楚地認識到,在社會中像雷鋒、焦裕祿、孔繁森等一批品格高尚典范者畢竟是生活中的一少部分,要更好推動整個社會道德環境的根本改善,還是要注重挖掘和培育一支潛在而龐大的生力軍。讓更多品格高尚程度雖不如雷鋒他們那么高的更多普通人也積極參與到幫助別人的大潮中。

主辦:旌德縣融媒體中心    技術支持:圈圈點點   皖網宣備13006號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63—8022711 皖ICP備15005541號-1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旌德縣融媒體中心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 2013-2015 ahjd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2015044

聯系我們:0563-8604089 15205634117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地址:旌德縣融媒體中心

pk10冠军杀一码公式